聚落介紹-六重溪聚落

0
  • 六溪里因為由白河進入到「六重溪」需要橫越六次溪灣因而得名,在地理分佈上,六重溪位於急水溪的上游,白河與東山市區的西邊;聚落東面大凍山、南鄰桶頭山、北抵關仔嶺,可以從聚落東西連接縣道 165 與縣道 175,是西部帄原白河地區進入淺山地區的門戶,六重溪的河名亦以河畔附近最大聚落「六重溪部落」的名稱而命名之。六溪里聚落分散於六重溪沿岸的河谷或帄坦地,共轄山仔頂、檨仔坑、石廟仔、三重溪、弄仔內、石牌仔、六重溪、南勢仔、頂埔、崁下仔、檳榔腳等十一個庄,其中以六重溪為本里的人口最多的一庄;另外,三重落、六重溪、石牌、頂埔、崁下、檳榔腳等六個部落,為帄地原住民族群的傳統聚落,在這六個聚落中大多數的居民都屬於帄地原住民的後裔,而本計劃的主要執行範圍,也是界定於屬於原住民族群的六個主要聚落。

    六重溪部落於臺灣光復之後,改為「六溪里」,後來隸屬於臺南縣白河區,現約住有百戶人家 。關於六重溪部落的由來眾說紛紜,有學者稱六重溪原為平埔「洪雅族多囉國社」的獵場,直到清乾隆中葉,族人才從大滿族(Taivuan)的「大武壠社」故地(今玉井區、楠西區)搬遷至此,最後世居於六重溪畔;也有部落耆老曾經提過祖先是從「下頭」來的,因此推測部落族人應該與居住在南邊平原上的西拉雅族比較有關係。隨著漢人不斷的開墾並往內山前進,並經歷了日治時期「焦吧哖事件」後,大批的平地原住民族人再次遷徙來到六重溪;因此接納了多次的移民潮,形成原漢混居的生活情況,在這段歷史中也將六重溪的族群結構和各姓家族不斷融合 。雖然經歷了幾次族群的遷入,不過直到今日還是可以藉由姓氏來追朔其祖先的來源,其中六重溪裡主要的原住民家族有潘、李、卓…等家族,而漢人的姓氏則有蘇、陳等移民。六個主要原住民部落分布在三重溪部落以東的六重溪河谷,在河灣及河階臺地散布著點狀聚落,最大的六重溪本庄,有傳統祖靈信仰的太祖五姐妹以及清水老君公廨,也有漢信仰的秦元宮、福興宮廟,另外還有河東國小六溪分校與六重溪親水公園幾個較大的活動據點;目前六溪里位在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範圍內,是重要的平埔文化保存據點之一。 部落內自從九零年代族群復振運動後,便重新復原了傳統茅草公廨、精神牌樓, 也在這段時間內 重新開始舉辦 農曆 9 月 15 日一年一度的夜祭,讓六重溪的傳統文化有維持與延續。

  • (1).文化傳承機會逐漸流失

    在六重溪部落,因為工商社會後造成的城鄉差距的影響,許多部落族人不斷離開自己的家鄉前往都市尋求更多的工作與生存機會,因此六重溪如今呈現出人口逐年減少的狀況,尌像原本的六溪國小也因為學生人數少於十五人,而遭到合併為河東國小六溪分校;除此之外,由於部落內的年輕人幾乎不在家鄉,所以傳統文化的保存、記錄和承襲的工作,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停滯,直到最近族人警覺越來越多知道部落生命史和口述歷史的長者凋零,所以開始為了延續部落歷史而努力號招青壯年的族人返鄉,希望可以運用本計劃作為運作的契機,一同想辦法將自己的文化留下。

    (2).對自己部落起源的追尋

    或許是經歷了那一段族群文化的斷層,關於六重溪部落的起源,學界和部落本身一直以來都沒有一個共識或是更深入的解析,以至於現在部落內部的族人對自己到底是大武壠族、大武壠派社、西拉雅族還是洪雅族哆囉國社分不清楚;因此族人們有感於這種歷史更迭下所造成的族群認同(Ethnic identity)混亂,希望可以藉由更多的研究和討論,探訪村莊裡各種祖先留下來的蛛絲馬跡,甚至去訪問早期曾經來過六重溪採集資料的學者,收集當時的影音、照片和文章,以追尋我們六重溪真正的族群與歷史,解開族人在身份上常久以來的疑慮。

    (3).傳統文化空間的修繕和營造

    在九零年代的族群文化復振以來,族人相繼的在部落內打造了幾處傳統文化空間,以展現自己族群的文化特色,因此有了依照傳統方式建造的茅草屋公廨。不過由於修繕維護的經費短缺,幾處文化空間呈現疏於照護的狀況;甚至依照族群傳統,以往每年都需要更換的公廨茅草屋頂,如今已經長達四年沒有更換。未來六重溪的文化空間營造,期盼可以運用計劃的運作替自己的部落取得維護傳統文化空間的資源,並且更進一步將聚落裡更多珍貴的傳統古井、清朝石碑等空間上的文化記憶,都納入部落族人的照料之中。

  • › 植物調查: http://info.pingpu.atipd.tw/plant/list.php?uid=&nid=6

     人物訪談: http://info.pingpu.atipd.tw/character/list.php?uid=6

     地名調查 :http://info.pingpu.atipd.tw/place/list.php?uid=6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