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錘百鍊成就生命深度的葛中彬長老

0

 

民國27年在澄山的草田聚落出生,後來在口埤國小讀冊,那個時候父母對教育不重視,差不多國小畢業就在家做工作,所以我可以做那麼多工作,都是因為那個時候的環境因素,跟我爸爸一起做,幾乎沒什麼工作不會做。那個時候日子很難過,爸爸、媽媽都跟鄰居一起出去放伴工作,我留在家煮飯,準備三餐,一桌五六個人吃飯;台灣50年代,不是只有我們家很難過日,別人家也難過,雖然家裡沒有白米可吃,至少還有番薯籤,有些人家連番薯籤都沒得吃,還跑來跟我們借。

當時家裡都種蕃薯、竹筍、少量稻米,基本上是種番薯,伴工挑水讓田地比較濕潤,才來種蕃薯。那個時候生活過得很苦,無法賺錢、也沒人請工人,只能靠雙手去抓山產,這種困苦、經過,實在是說不完。那時若是沒種蕃薯的話,明年的生活真不知道該怎麼過。我還記得有一回收成的時候,我的阿公為了過生活很節儉,在黃目子聚落曬番薯籤乾,就沿路撿薯籤乾碎片。後來有比較好過,有五六分田種稻米,差不多三餐都有米可以煮,台灣的經濟漸漸在發展比較有人請工人,多少可以賺錢那時候工錢最好的是40塊,一天40塊。

外公傅祥露長老在大目降糖業試驗所作頭人,日本時代當任保正,出門都是騎馬很威風。他接受基督教信仰,在新化教會擔任長老。他小時候是出生在山豹,所以時常在當地傳基督福音。有感於當時的位於九層嶺口埤的信徒,要到山豹或新化做禮拜,走路要半天時間又要翻山涉水,非常不便,就吩咐女婿穆萬得提供當時口埤輾米廠邊草屋當堂會作禮拜堂,申請神學生及傳道來牧會。

 

爸爸天化時常跟買文科伯出野外捉鱉,他到野溪一眼望去觀察一下,算算就知道會有幾隻鱉在水域裡面。出門子帶著叉子,就在野外生活露宿、打擸捕魚維生。老爸天化對牛也特別有研究,經常與尾叔天得做牛販到處看牛,最多時養6頭牛,我與大哥中村都要負責放牛及割草。經常用泥土為牛化妝抹牛身。當時牛是很重要的農耕生財器具也是有價動產,買賣牛隻的獲利用來買土地及貼補家用。那時是蓋竹筒草屋,屋頂蓋茅草,牆壁是竹片編織圍起來,是通風的,冬天風會鑽進來很冷,老鼠都會跑來跑去。床也是用竹筒做的,這些竹子要在過冬時選好隔年才能使用。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