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應竹林生活節奏的佟安靜

0

 

 

我們從小孩住在扁擔崎,我阿爸以前那個農家社會裡面,我知道的時候就比較少在賺,都出去給人家做工,在做雜工,以前是都做農,農家社會以前在讀冊時,也要上學、也要工作,所以身體就是這樣壞,我阿爸那時候三十幾歲還很勇,他到四、五十歲才慢慢駝背的,我那時候讀國小五六年級,就在幫我爸爸做工在新化出入,用走的,擔柴賣草。那時候過什麼節,就賣什麼東西。有竹筍就賣竹筍啊,有芭樂就採芭樂去賣,不是竹筍的時期就擔柴去賣,或砍竹子去新化賣。

竹子的用途很廣,蓋房子的牆壁用竹子,屋頂也用竹子,吃飯用的竹筷、睡覺的眠床、放筷子的桶子、椅子、桌子、菜櫥等等,住的房子也是竹子,床鋪也是竹子,竹篙也是,竹子功用很廣。我阿爸也會做籃子,做竹簍子,做裝四腳魚的簍子,我阿爸都會,我會一點而已。

山豹從日本時代,土地持分就屬於左鎮的,山豹現在的地名是澄山,以前的所有權狀上面都寫山豹(就是現在的澄山)它的區域以國溪為界,往外劃分是新化,向內延伸是澄山,以新化為中心,有20里,整個新化區域都算是大目降,以前沒那麼多里,新市以前叫新港,新化是大目降。目前是新化分局為分界,大目降的意思是以西拉雅為名才有的(大目降),以官僚來講我們的大目降就是新化區。臭腳崎是以前地號名,後來就寫成臭頭崎。

以前我們在工作的時候,會說我要去中坑仔,就是現在的綠谷那裏,九層嶺那就是九層嶺廊,因為地形是整條都是田園。火燒崙在日本時代就有,就是現在的中興林場,日本時代沒在說大學林都說保安林,是現在國民政府來才說大學林,在那個區域還是有區分小地號名,比如我住北邊或西邊就有地名延伸出來,如南邊轉、北邊廊等都這樣稱呼,以前孩子若說要去北邊廊,就知道你的田在那邊了,時間久了就以你工作常活動的點,來稱呼那裏的地名,都有它的典故。像我們要去草田仔,是那裏的草特別多還是怎樣,不然怎麼叫草田仔,在以前早時還沒發展,或是更早時也有可能很會長草,或是生長一些不同的草,也有這種可能,差不多是這樣的意思。

以前我們山林的地方常有整片的苦苓樹,種子是一整串的,所以也是因此取名為苦苓湖,類似這樣的地名在台灣是非常多的,一般可以材燒,還有可以做椅子從我父親那時代就有了,再過來是畚箕湖,圓圓的像畚箕的形狀,所以叫畚箕湖,那畚箕湖溝仔,就是水流下來經過中興林場草溝裡面有個埤湖,裡面的水就是從那裏流下來的。那鹿溝流下來的水,經過白花墓仔,下去是雙港溪,那雙港溪是說板棧溝和中坑溝這一條。我想說是不是以前的人說到走音的關係,應該是房產溝,因為住那裡的人有房產的原因。

 

井仔埔是國溪的交界,再過去是澄山有個橋,橋過去50公尺有個坪,那裏叫精臼寮,早期那裏住很多人,那裏可以去澄山教會,轉過去有個竹林,瑞忍她以前住在那裏就叫精臼寮,現在已經都沒人住在那裏了。二坑仔是左鎮的,在澄山教會的北邊那裏,澄山教會的人大部分住在二坑仔。

中坑仔的水就綠谷的水源,正雄長老就住在那裡,那條水部分會乾。濫田那裡的水也不會乾,就是景命長老的舊居,記得要去北邊,那裏有老人寮阿在過去九層嶺遊樂區一定要從那裏過去,老人寮ㄚ蓋在路邊可以聊天乘涼,再下去就是濫田,濫田的水源就是流到蓮霧溪,我們知母義外環接到大路的溪仔,就是濫田那裡的水流下去的,叫做蓮霧溪,以前有蓮霧,所以叫蓮霧溪。

虎頭埤的水流到大目橋,我們要去新市第一條橋叫大目橋,就是虎頭埤的水流出去的,也就是中坑仔的水流到虎頭埤,再流出去的。

我們的芎材纖維組織比較粗,這種材以前很多,可以做成陀螺,還有樟木、芭樂木比較重心(較實心),也可以做成陀螺,它們的聲音不同,因為材質不一樣,芎材做的陀螺很會跑,樟木做的陀螺很會叫嗡嗡嗡,芭樂木做的陀螺比較重心,不太會轉,丟一下就跑到旁邊去了,有時會打到狗,所以說樟敖號,芎仔敖走,芭樂材摃死狗,是那時相當有趣的順口溜。以前就是這樣從我爸口傳下來,我們也深刻體會到,也是老一輩的智慧這樣說的,事實也是這樣,有玩過就知道了。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