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撐起一片天的哀瑞忍

0

 

我阿公是左鎮澄山的人,阿嬤是從岡林嫁來。我爸原本住在岡林井仔埔,我在那裏出生,後來再搬來礁坑里,後來再搬來新化。夫婿是扁擔崎、九層嶺那裏的人,我是再過去那個湖內,從小就認識了,那當時我爸做鄰長,因為工作多,所以夫婿是招贅來幫忙做工,所以孩子都吃我的姓。我們家4姊妹都是招贅夫婿的,主要是阿爸的意思,也會幫女兒物色,注重實做能力。因為家裡有養3隻牛,我的夫婿會駕牛車,所以是父親滿意的人選,蠻會幫忙務農的。

 

小時候沒有讀過書,都去幫忙帶孩子,幫忙過3個牧師帶孩子,我大姊7-8歲就被叫去學風琴,所以日後大姊教了很多孩子學習彈琴及音樂。我每天都跟母親做工、養牛,所以我很會做家事。20歲就跟母親拿斧頭去山上墾山坡,還被人請去種稻、掘竹仔下,什麼都做,還去大學林場工作,以及在南投採荔枝1個月的時間才回家,也曾去過溪心寮採番茄3個月,連續3年,都是讓人家請去的。什麼錢都要去賺,沒有人像我們那麼辛苦的。

結婚後,阮夫妻養小孩比較悽慘,為了5個小孩的註冊費、營養午餐費,尪婿會偷偷去大學林場劈材,還有竹子擔到新化去賣,因為新化做生意的人會用到,可以換菜、換魚。也常去撿蝸牛、吃蝸牛肉,住山上就吃山產、山菜,像龍葵,還有刺竹浸漬加工過的筍子。家裡有養雞、豬,過年時可以賣,賣2隻雞可以做一套衣服。也去挖薑黃,100斤賣10幾元;也會一個禮拜去捉一次魚,抓一簍可以吃一個禮拜,用魚醃豆醬。以前養小孩真的是非常辛苦,常常窮得沒有東西吃,還好小孩蠻乖的。尪婿會牽牛去附近村莊幫他們務農,就是給他們請,吃飯的便當就一些米摻著番薯籤,放2隻小魚乾在便當上,還有豆醬,他吃完便當剩下魚乾拿回家說明天再帶,真的很勤儉,還被人家笑。

以前出入都是步行的,打赤腳,大女兒珠仔生病揹著去新化看醫生,來回跑2趟,那孩子常生病,常常白天一趟、晚上又跑一趟新化,一趟約1-2小時,都是打赤腳走石子路,真的很淒慘。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