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記憶-哀淑貞

0

 

我是自由戀愛的,大兒子吃我的姓,二兒子吃父親的姓。一個姓哀、一個姓穆,算招贅進來。我尪婿的兄弟姊妹很多,長輩想說尪婿家男生多,一個來讓我們疼,所以後來才招贅。至於儀式細節,因為以前座車不方便,我跟我阿母要求做轎子,我尪婿也是坐轎子將他娶來(招壻),坐轎是很有趣的人生經驗,第一天新郎和媒人炎聰長老一人坐一頂轎子,第二天歸寧是新娘坐一頂轎子、新郎坐一頂轎子,很有趣,男方也做了百斤的餅,餅錢是各自分攤一半。

 

我的父母親承襲祖父母都是信奉基督教,母親是澄山教會,那時牧師跟我們生活很貼近,常與我們吃飯話家常。我以前讀澄山國小,小時候孩子都來阮家看電視,那時候只有阮家有電視。當時我媽媽嫁我爸爸時,那時候的錢很薄,嫁妝有就2箱的現金,我爸算了一晚算不完,我住在澄山阿公是有錢人,從26歲做村長,在82歲去世那時算是相當富裕。

 

以前父母親只重視要我幫忙工作,不會重視課業,所以我要幫忙顧柑仔店和養牛,只有我的哥哥有讀較多書。阿爸非常打拼,蠻有投資眼光,土地都是他買的,也因為太拚把身體搞壞了,老母則幫忙做農,家境算是富足的。我們孩子除了養牛之餘還會抓溪蝦,可以馬上烹煮,蝦子的鮮甜至今難忘,山上的地勢環境是孩子的天然遊樂園,常沿著山坡道往下滑,非常有趣。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