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外婆是傅祥露、李月

0

 

阿母秋花在大正十四年招婿穆萬得,口埤土地產業都由他發落管理,吃飯有3桌人,吃飯前都要敲鐘通知,有2台牛車,是口埤的有錢人。

阿爸穆萬得替我招婿黃榮興,19歲崗仔林人其兄穆育仁都是被招婿,我與旭姊同一天辦嫁娶,當時買口埤第一台機車,後來他賭博輸掉了,黃金被他偷去賭輸了,穆萬得因為娶細姨,口埤教會長老資格被取消,榮興喝酒向阿爸要分財產,被阿爸拒絕理由是,大哥朝生是他所生才有權分家產,他只是招婿,所以榮興就時常喝酒,被阿爸用杖打跑到六龜去,後來有回來又喝酒,他跳埤自殺被葉媽識牧師勸起,後來又要服農藥自殺,送到台南通腸,由於不改前非,所以就辦離婚了。

 

外公傅祥露從左鎮山豹來,日本時代他在大目降糖業試驗所上班做工頭,亦擔任新化教會長老,大姊穆旭經常陪他到處傳教,有時到山豹,有時到五甲势。外嬤李月常吃檳榔、喝自製米酒及吸水煙炊,傅祥露常笑李月是「煙、酒、檳榔三教難入天國」,那時她會唱牽曲,連三姨、尾姨都會唱,哼唱lakkimai oh lakkimai。口埤的第一間教會是阿爸穆萬得用3000元向江山買後,提供給教會蓋第一間的會堂,當時是用竹子茅草蓋成,並且用8000元買發電機供應口埤水電,現存曾開碾米廠是口埤第一間磚樓房,後來教會遷移到現在教會土地,也是阿爸當時奉獻給教會的。當時我在口埤開店做衣服,旁邊有磅店、食堂、柑仔店,埤邊(約有2甲)部分土地提供給黑番住對面有長生賣冰,朝生做生意,蘭仔她尪做木工、溫淑、桂枝嫁給外省尤仔。還有碳嬸婆金英也開柑仔店,口埤國小校工康仔住旁邊,交叉路口肚仔厝邊有種綠竹養鴨。當時這條路上有販仔買竹筍、龍眼、水果、山產買賣很熱絡,連新化點心店都抗議。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